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炮灰真少爷靠种田在娃综爆红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微风拂过贺宁与的脸颊,柔柔的风让他只觉舒服。

“真的好爽啊,与与,以后我们能经常这样出来玩吗?”

陶陶在车后座搂住贺宁与的腰,小脸贴在他的腰间,紧紧地搂住他。

感受着身体小小温热的体温,贺宁与愣怔半晌,思绪有些飘远。

以后?

这次节目录制完毕之后,恐怕就没有以后了吧?

他只会回去继续摆烂,即便父母不喜欢他,家里有老太太就够了。

这对父母只会仗势欺人,认为他那个一事无成的弟弟才是最好。

“应该。”

收回视线,他忽然间这样说道。

“应该?”

陶陶兴奋的语气一下就闷了下来,“应该是什么意思呀,与与,我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的。”

他的一句肺腑之言,只让贺宁与当做童言无忌。

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他又不能保证能跟他一起多久。

或许韩肆回来之后,他这个正宫,就该退位让贤,给小三上位呢?

想到这里,自行车的车速逐渐慢了下来。

气氛逐渐由一开始的温馨转变为尴尬。

贺宁与踩了脚蹬,扭头看向瘪嘴的陶陶。

“你妈咪是谁?”

冰冷的语气,严肃的态度,陶陶只从贺宁与的脸上感受到一股无名的杀气。

被这种感觉惊得僵住了身体,他磕磕巴巴地才吐出了几个字来:“我,我妈咪是韩淼。”

韩淼?

居然跟韩肆一个姓。

“你妈咪姓韩?确定没有骗我?”

陶陶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是呀,姓韩的人多了去了。”

贺宁与握住他的小肩膀,“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

陶陶仔细冥想了一会,“我叫韩越陶。”

姓韩。

贺宁与的心蓦地沉了下去,刚平复的心情此刻变得更差了。

他从自行车上下来,走到一旁去,拿出烟盒,想平复心情。

陶陶见状,直接上前拦住他的动作,眼巴巴地望着他:“与与,抽烟不好,有害身体健康!”

抽烟这个坏毛病,是在回贺家之后染上的,后来平复一段时间之后,他也可以抑制住自己不抽烟,虽然烦躁地时候,还是会来上一两根,也比平常少了一些。

“我就抽一根,等会儿送你回去。”

贺宁与声音沙哑,视线不看陶陶。

一看陶陶,他心情就有些落寞。

即便是在心中一遍遍暗示自己,告诉自己,他跟韩肆只是协议夫夫,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但他就是该死的在意。

就算是协议,也不能在婚内出轨,这可是大忌!

传出去,他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还要落得一个帮小三养孩子的名号,岂不是让人笑话一辈子?

陶陶阻止不了,背对着他,偷偷给韩肆拨通了电话。

韩肆很快接听,“陶陶?”

身旁,还有一位女士在说话。

“臭小子,攻略到了没有?都过去小半个月了,行不行啊?”

大嗓门让陶陶连忙捂住了电话听筒,回头瞥了眼,发现贺宁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压根没注意到他的动作。

他松了口气,才扭过头来,小声咪咪地说:“今天晚上跟与与出来骑自行车,他忽然问了我好多奇奇怪怪的问题,我照实回答之后,与与好像很生气,现在都不理我了!”

韩肆怔了怔,女士这才说道:“作为我韩淼的儿子,你能不能行?不能行赶紧给我滚回家,老娘小半月没打你了,手痒痒!”

韩淼性格火爆,对待儿子虽然很是宠溺,但也会严加管教。

而韩肆,对陶陶更是放养式教育,宠溺至极。

陶陶将手机拿远了一点,然后才悄咪咪道:“妈咪,你没看最近节目咩,与与对我可好啦,就是今天我感慨问以后还能一起经常出去玩吗,他就不理我了。”

想到这里,陶陶就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乱说话了,没想到贺宁与的心思这么敏感。

“我知道了。”

憋了半天,韩肆只说出了这四个字。

陶陶闭眼睛深呼吸,一个两个大人,怎么让他这个小娃娃一直在操心咧?

知道找韩肆要方法已经没有意义,陶陶果断选择了挂断电话。

一回头,就对上了贺宁与的眼睛。

贺宁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他打电话。

“跟韩肆告状?”

贺宁与已经恢复了情绪,他拉着自行车,示意陶陶上车。

他已经努力让自己想通了,重活一世,他只需要摆烂,其他的东西,他不在意。

陶陶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小脸皱紧又松开,疑惑又无奈。

“没有跟粑粑告状,就是做错事情了,想问问粑粑知不知道怎么办,没想到粑粑也不知道,粑粑真没用。”

想着想着,陶陶才惊觉自己将心里想的话说了出口。

贺宁与低声轻笑起来,心情瞬间愉悦了不少。

“嗯,对,你爸爸真没用。”

陶陶见他不生气了,嘿嘿一笑,小手重新搂住他的腰,“与与你最好了!”

贺宁与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安静地享受当下。

转眼间已经过去一个礼拜,贺宁与实施了自己的计划,以最少程度的农药杀死害虫,最大程度的保留小麦的新鲜。

虽然依旧有小部分损失,但空前已经挽回了三分之二的损失。

就连李安东,都对这种行为感觉到格外不可置信。

这要是换做其他专家,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但是他贺宁与,就做到了。

说明贺宁与其实是个隐藏的高手,当明星只是自己的小小爱好。

就连网上评论,辗转反侧后,竟清一色全是对他的夸赞。

之前的黑子有部分也对他黑转粉,更有不少人挖到了贺宁与曾经的新闻,虽然演技很差,但其实是导演没有拍出他演戏的精髓。

实际上不是贺宁与的演技差,而是大家都不能理解他演的内容。

小有成就了一段时间,第一阶段的娃综,算是圆满结束了。

平淡之中掺杂着高兴,小麦的成熟还有一段时日,过段时间还需要回来参加补拍。

娃综结束之后,拥有一个月的假期,贺宁与预备回别墅里过摆烂人生。

一通电话,却将他叫回了家。

贺家别墅。

贺宁与没声好气地坐在沙发上,望着眼前闹事的两人,只觉得呱噪。

“衍光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被人说,你也不出面帮帮忙,他是你弟弟!”

“贺宁与,别仗着奶奶护着你,我们就不敢动你,我告诉你,今天衍光的事,你不帮,也得帮!”

贺夫人贺先生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贺宁与输出,贺宁与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坐在精致真皮沙发上,手里还抓着一把瓜子。

一副你们说,我就静静地看着的感觉。

贺夫人张美仙忍不了他这幅满不在乎的模样,拿起鸡毛掸子上前就要打他的屁股。

“打住,我已经成年了,张女士,请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贺宁与直接伸手挡住了张美仙的鸡毛掸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冷淡的视线仿佛要将张美仙射杀,张美仙身子抖了一抖,却没有动地方,手里还紧紧地捏着鸡毛掸子。

“你找死是吧?敢这样跟我说话?”

张美仙张牙舞爪的,贺宁与却丝毫不带一点惊慌,“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但我不保证不会做出点什么来,还有你的好儿子,哼。”

赤裸裸的挑衅让贺诚国勃然大怒:“贺宁与!怎么跟你妈说话的!”

贺宁与掏了掏耳朵,“我能听见,不用这么大吼大叫的,等会把我耳膜都给刺穿了。”

没想到贺宁与出去一趟回来,竟变了个性格。

平常虽然不会跟他们吵嘴,但衍光想要什么,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哪会像现在这样?

一点不让步,而且还坚持到底,欠扁连连,就跟他们欠了他二百万似的。

贺诚国气得心脏突突的,直接将手中文件丢到贺宁与身上,“这份文件,你不签也得签!”

话还没说完,贺宁与直接将文件甩到一边去,“你就算是今天跟我断绝血缘关系,我也不会签,我又不是傻子,凭什么要把属于我的东西让给别人?你这不是笑话么?”

他站起身来,“还有事么?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不等他们回答,贺宁与径直离开。

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张美仙跺了跺脚,“老公,你看他!像什么样子!”

从张美仙的身上完全看不出对贺宁与的关照,反而全然是将贺宁与当成索取的工具。

贺诚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脏砰砰直跳,险些就要气昏了。

“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他给衍光机会。”

只有贺衍光在舞台上发光发热了,他们的努力才没有白费!

而贺宁与,只不过是一颗废弃的棋子,一个无用的糊咖,一个空有皮囊的烂人罢了。

路上,贺宁与有些心不在焉的。

父母的偏心已经让他彻底心寒,原本还渴望能够获得父母的认可,可到头来发现,父母眼里压根没有他,也没有将他当成儿子。

被父母当成可利用的工具,到底是他的想法太过于单纯,所以才让他们得逞。

“哔哔——”

贺宁与闻声回神,侧过头,是韩肆。

韩肆开着低调奢华的玛莎拉蒂,邪魅的脸庞充斥诱人无比。

“上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