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炮灰真少爷靠种田在娃综爆红 > 第1章 第1章【已修】

第1章 第1章【已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崽崽来种地》是B台新推出的一档幼儿农学科普实践类综艺,拟邀嘉宾大牌云集……”

“最后还不是一个都没来。”

贺宁与从浴室里出来,栗色发丝上的水珠缓缓滴落,白皙的皮肤像是被浸透了酒气,泛着微醺的红。

他像是知道自己有多勾人,一双桃花眸里故意泄出万种风情,最后像只猫儿一样蜷缩进柔软沙发。

经纪人秦阔关掉手机上的推送视频,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上头说了你要是想解约,必须把这个坑给填了,这综艺你不去也得去。”

沙发上的贺宁与还在神游,这是他重生的第二天。

重生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书里的炮灰真少爷。

前世他作为演技奇差的万人嫌过气小演员,一朝被污蔑倒贴同剧组男演员。

与此同时身世被爆,作为真少爷竟然被自己亲生父母嫌弃,所有黑料被挖出来,一时之间被全网黑惨。

更惨的是他还被迫嫁给反派大佬韩肆,婚后各种作妖,果不其然落了个凄惨结局。

他很快就接受设定,为了规避炮灰悲催结局,索性决定退圈。

上辈子活得太累,这一世他想摆烂。

只是,解除合同之前,竟然还要解决烂摊子。

“你让我考虑一下。”

秦阔静默三秒,心里琢磨着这小爷是下逐客令了。

算了,反正合同已经签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秦阔想明白之后,赶紧溜之大吉。

看到秦阔离开,贺宁与揉搓了两下微湿的发丝,“就这剧情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一边吐槽,一边打开手机,修长白皙的手指划过屏幕,目光一错不错地看着节目官宣微博下的评论。

【什么意思?官v之前不是说要请苏玉程吗?】

【这破节目可太会溜粉了,把各大顶流拉出来溜了一遍,最后请了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十八线!】

【喊他十八线都是赞誉了!】

【真当互联网没记忆啊,这个贺宁与就是去年在《煌天传》里面倒贴苏哥的小白脸啊!】

【原来是他啊,我记起来了,这样的人渣节目组怎么能让他去带坏小朋友。】

【看一眼导演,哦,原来是田栋林啊,那就不奇怪了,田狗啊,什么都拍只会害了你。】

……

看着网上的吐槽,贺宁与眼眸微微眯起,正准备切回小号,手机来了个电话。

“喂?”

“贺先生,家里出事了,您快回来看看吧。”

说话的人是韩家的钱管家,他知道贺宁与在外面拍戏,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联系。

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知道了,现在回去。”

韩家,湖边别墅。

贺宁与刚走到门外,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哭声,稚嫩但聒噪。

“贺先生,您可算是回来了,这……”

没有等钱管家说完,一个肉乎乎的小团子就扑进贺宁与的怀里,奶声奶气地喊着他的名字,“你是与与吗?你长得好好看啊。”

小团子白皙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贺宁与的衣角,乌黑清澈的雪眸盛满了泪,软白可爱的模样惹人心疼。

贺宁与在前世的记忆中搜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这小团子的踪迹,他抬头看一眼钱管家,试图得到解答。

钱管家的表情有些许的尴尬,似乎在琢磨着如何开口。

“有话直说。”贺宁与语气不耐。

“是宋特助送回来的,应该是先生的……他一直吵着要见您,我没有办法才……”他没敢说下去。

听到这里,贺宁与脸都绿了。

好家伙,韩肆出去几年直接给他带回来个绿帽子。

就算他们是协议夫夫,这该有的体面也该给对方吧。

贺宁与低头看着小团子,忽然意识到什么,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爸比每次和你视频陶陶都在旁边哦。”

“你几岁了?”

陶陶乌黑的眸子亮晶晶的,白嫩脸蛋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捏一把。

他伸出小肉手,比划了一下,“三岁。”

“三岁……”贺宁与嘟囔着。

他和韩肆结婚五年,第二年韩肆就出国了,再也没回来过。

算算时间,这是刚出去就开始偷腥了。

好你个韩肆!

贺宁与头疼欲裂,他看一眼钱管家,“先看好他。”

“与与,你去哪里啊?”

不等陶陶说完,贺宁与就进了一楼卫生间。

咣当一声,门关起来。

陶陶红了眼睛,抬头看着钱管家,“是不是陶陶惹与与不开心了?对不起,我……”

钱管家也是有孙子的人,看着陶陶这张人畜无害的脸,那是半点法子都没有。

他蹲下来,“没事没事啊,贺先生……他会和你爸爸好好谈一谈的。”

这先生也真是的,就算是不喜欢贺先生,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啊,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贺宁与拨通了韩肆的电话,一道女声响起,“喂?”

听到对方婉转动人的声线,贺宁与眉眼低垂,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声音都有些闷闷的,“我找韩肆。”

“哦,稍等啊……”

电话那边的女人放下手机,声音变远,“阿肆,有人给你打电话。”

虽然隔着听筒,但是贺宁与能清晰听到那边传来水声。

“是谁?”韩肆的声音依旧是冷冷清清。

“不知道,你要不要先把头发吹干啊?”

“不用,你去洗吧。”

贺宁与咬牙切齿,这对狗男女还真是不要脸,竟然当着他这个正主的面调情。

“喂?”

听到韩狗的动静,贺宁与冷津津开口,“韩肆,你不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韩肆愣了一秒,大概是太久没有听到贺宁与的声音了,还有些恍惚。

“你回家了?”

“别和我套近乎,就算我们不是真正的夫夫,你也不应该嚣张到把私生子送到我面前吧!”贺宁与开始暴躁。

韩肆的脑海里自动浮现美人怒颜,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陶陶不听话?”

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这么肆无忌惮?

前世他真的是眼盲心瞎,看上这个人渣。

“与与你把门开开。”

外面小家伙一直在哭个不停,贺宁与没了耐心,“你最好亲自回来把人给接走,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崽子不是攻的,后面会解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