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我靠种田拯救星际 > 第19章 欢迎光临

第19章 欢迎光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我去给你们收拾一下。”

时颂这里是有房间的,之前他规划的影音室和书房,由于一个没设备,一个没时间,两个房间现在都是空置状态,只需要添置个家具就能变成客卧。

想到这时颂又不得不赞叹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好歹选择了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浴间,不然、万一…

那就不方便了,太不方便了。

“时颂哥!我帮你!”

洛洛一听时颂要去收拾房间,就起身要去帮忙。

“不用!”时颂大声的说道。

开玩笑,他的家具什么的还需要家具制造机来现做那,要是洛洛来帮忙,他的秘密还不掉光光!那可不行!

“33帮我就行!你坐着!坐着昂!33快!”

时颂拉着小机器人慌忙的跑走了,不像是给人收拾房间,倒像是逃命!

“洛洛,这附近有一片花田还挺漂亮的,让天枢号领你去看看?”林修招呼着洛洛。

“好啊好啊,我去看看!”

“天天带您去,洛洛小先生,这边走。”

天枢号带着兴奋的洛洛去看花田。房间里就剩下了霍安柏和林修。

“把洛洛支走,你想说什么?”

霍安柏一眼就看明白林修这是想单独和自己说点什么,所以他这个时时刻刻都要和老婆贴贴的宠妻狂魔也没阻止。

“看到这里你不好奇?”

林修反问霍安柏。

“好奇,你先来的,没察觉什么?”

“时颂那个样子你也看见了,明晃晃的告诉你他有秘密,但是他不说,那我还能逼他?”

霍安博听到林修的话,倒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他,说道:“这不太像你的作风。”

“是吗?”林修不在意的回答,“洛洛是时颂的弟弟,你应该知道时颂的身份。”

“他没说过吗?”

霍安柏有点惊讶,毕竟时颂看起来并不像是能保密到严丝合缝的人,特别是在林修的面前。

“没有,有点奇怪,明明看上去很好懂的一个人,但是我连他最简单的身份都没套出来。”

林修甚至怀疑他自己是不是能力退步了。

他不知道其实不是他的能力有问题,而是时颂从来没把谢时颂的身份当成是他自己的,他就觉得自己只是简单的一个荒星住客,哪里来的什么身份,他的秘密除了种田系统,真就没什么秘密了。

“你听说过水星域谢家吗?”

“好像是做医疗方面的?我记得他家新的继承人风评好像还不错,听说挺有能力的,叫什么来着,谢…谢时…预?是叫这个名字吗?”

“对,谢时预是时颂一母同胞的亲哥哥,谢家这一辈的家主叫谢峥翰,是时颂的父亲,他和原配夫人陈渔生了两个孩子也就是谢时预和谢时颂,在时颂9岁的时候,陈夫人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没过多久谢家主就把洛洛和他现在的母亲洛夕夏带回了家,等到时颂11岁,他们就结婚了。”

“现在的母亲?”

林修一下就听出了异常之处。

霍安柏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停了一下才说道:“洛洛的情况有些复杂,先不提,我们先说时颂的事。”

林修相信霍安柏的判断,洛洛的事应该和时颂关系不大,或者表面上看没什么关系。

“因为洛洛与时颂只相差两岁,而且洛洛一来到谢家,谢峥翰就立刻为他改名为谢时叙,时颂就认为洛洛是谢峥翰的私生子,而洛夕夏是小三,所以一直对洛洛有很深的敌意,到后来愈演愈烈,甚至到了疯魔的程度,无法控制。”

“时颂?疯魔?无法控制?”

林修实在无法把这些词和他认识的时叙放在一起。

“我知道你可能理解不了,别说你,甚至洛洛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到后来已经失控了,连谢时预和谢峥翰都对时颂失望了,不得已才把他流放到荒星来的。”

“时颂是被流放到荒星的?”

林修更是惊讶了,他认识的时颂虽然有些抠门,也有些爱财,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坏人。

他很善良,不然不会救自己,他也很单纯,什么事都写在脸上,不会搞那些心计。

这样的人…

能是霍安柏嘴里那个失控到想把弟弟置之死地的人吗?

林修不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洛洛也有些怀疑,他不止一次的想和时颂摊开来好好聊聊,但是时颂会躲避他,故意不听,甚至曲解他的用意。他也无可奈何。他最后拜托我给时颂提供一些帮助,我也是那时候了解到这些事的。”

“这和我认识的时颂简直是两个人。”

林修面无表情,语气更是十分冰冷。

霍安柏看着林修此刻的模样,这才是他平时见到林修的模样,或者说大多数人见到的模样,也不知道和刚刚那样相比,究竟哪一副面孔才是他的真面目。

“不单单性格是两个人。”

霍安柏调出个人终端里谢时颂之前的照片,照片中的男生,一头黄发,一脸的桀骜不驯,眼神更是阴沉沉的,体型是现在时颂的两个大。

“这是他之前的样子,虽然精神受到刺激性格去大变也不是不可能…”霍安柏冷静的判断。

“眼神。”林修默默注视着照片里的人,陌生,太陌生了。

“什么?”

“眼神不对,一个人性格再变,也很改变自己眼神透露出的感觉,他的眼神不对!”

霍安柏相信林修的判断,因为他今日见到时颂也觉得和之前照片里见到的完全不同。

不是单单是外表的变化,更多的是内心感觉的不同。

林修和他都算是见过人性最多的人,好的、坏的、卑劣的、善良的,他们经历过许多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有的经历,也面对过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所以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

“房间准备好了!我就是把房间简单的整理一下,要是还需要什么你们自己买啊!”

抠门精时颂时刻保持警惕,他的口袋只有进钱的声音,没有出钱的机会!

林修在听到时颂声音的那一秒,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瘫回在沙发他的老地方,看上就好像一直没动的样子。

仿佛刚刚和霍安柏的对话都是幻觉一般。

“哎!洛洛那?”

等到时颂走到房间里的时候,就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了,只是少了一个混血小可爱。

“他对周围挺感兴趣的,我让天枢号带他去花田转转了。”

林修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变身成了他咸鱼的本体样子。

“我去看看他们俩个。”霍安柏说完起身就走。

今天与洛洛分离的时间已经到极限了,林修变身咸鱼,他也变回他的宠妻狂魔去找老婆贴贴了。

“啧啧啧啧,霍先生这是离开洛洛一会都不行啊!”

时颂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今日份白眼实在是严重超标,估计这两个人要在这样秀恩爱,他都怕他的眼睛抽筋。

“哈!你要是见过老霍以前的模样就知道他现在和以前反差有多大了。他现在这样真的是...太好笑了!”

这还有个时时刻刻看笑话的林修。

“霍先生以前不这样?那他和他之前的交往对象是什么样?”

时颂随口问了一句,他其实不太在意这些,虽然他自己一直都没谈过恋爱,但是他不会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

而且,他不谈那是不想谈吗!是没时间!你试试别人找你约会,你连个约会时间都没有,看看还有没有人肯跟你谈恋爱!

时颂还是挺羡慕这两人的,好吧,他承认了,就是羡慕而已!

“谁?老霍?”

林修不可思议的看着时颂,又反应过来时颂不知道霍安柏的光辉事迹,难怪能问出这样的话。

“老霍以前没有过交往对象,洛洛是他唯一的,以前的霍安柏可能也就比机器人多了一点人体温度,那个思维感情简直冷漠到可怕。”

时颂对林修的话感同身受,有时候可能那一点人体温度也不多,比如看向他的时候,想到这时颂都忍不住打个冷颤,可怕哦!

“也不知道他俩怎么在一起的?”

时颂其实还挺好奇的,两人相差8岁,一个天真烂漫,单纯可爱,一个成熟稳重,理智冷静,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要不是我意外发现,老霍还藏着他家大宝贝不让见那!”

此时,被藏着的大宝贝站在薰衣草花丛中间,微风从他脸上缓缓轻抚而过,洛洛闭着眼静静地感受着薰衣草带来宁静...

霍安柏找到洛洛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的场景,紫色的花朵映衬着洛洛精致的容貌,美的像是一幅画,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一样。

暗夜里的精灵从窗外一跃落下,一双蓝色的双眸深深印入了他的脑海。直到现在霍安柏都能想起那双眼睛的美丽迷人。

“柏哥!你快来,这里花好像有魔力,我感觉自己心绪都平和不少!”

洛洛热情的举手示意霍安柏,脸上笑容灿烂的像是孩子。

还是笑起来的洛洛最好看,从霍安柏得病以后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洛洛了。真好!

“来了。”霍安柏向着洛洛的方向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