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潮汐锁定 > 第31章 南极

第31章 南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靳言也挨着苏珈坐在雪地里,凑近她打开相机递了过去。

“好漂亮啊!”,屏幕里是他刚刚拍的照片,地平线上飘浮起一层绿色的极光,和银河一起绵延消失到地平线的尽头。

苏珈扭头向他确认,“能往前看吗?”她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他不想让别人看的。

靳言怔愣之后翘起嘴角,眼里是显而易见的笑意,“可以。”随后又仿佛带着恶劣,语气里荡漾着调侃的意味,“我没有私藏什么照片的。”

怎么感觉他还挺骄傲。

苏珈有点无语,细长的眼尾微微上扬,忽略掉他的话继而问道:“你经常出来拍极光吗?”

苏珈拿着相机往后越翻越多。

绿色、红色、紫色,甚至除了这些单色极光还有彩色的,她觉得各式各样的极光都被靳言拍了个遍。

而且很明显有一些是花费了心思的,有一张是连续拍摄形成的全景图,因为出现了一些不能完全吻合而产生的瑕疵。

“嗯,只要没工作就会来拍。”

她盯着相机,忽然笑了出来,扭头问道:“这个你是怎么拍的?”

这才发现他们的脑袋因为小小的屏幕挤在一起,一米八几的身高这样盘腿坐在她旁边也没有平时站起来块头那么大了。

靳言眼眸漆黑,脑袋轻轻一撇,“想让照片看起来显得有生气一点,所以就开了延迟拍摄,按下快门之前有十秒钟跑到预定的地点,然后再静止几十秒等到曝光结束。”

“那拍的顺利吗?”

靳言埋头轻笑道:“有的要跑好几个来回才能拍到满意的。”

苏珈微微挑眉,和他的视线交汇,“要不要再拍一个?这次就不用再跑来回了。”

像是知道他不会拒绝,苏珈指了一个地方,黑色的丘陵上堆积着积雪,抬起头银河横亘在当中,周围繁星密布,偶有星云排布其中,极目望去地平线的尽头如层林浸染一般,向上升腾起妖冶的蓝紫色“火焰”。

靳言直直的盯着她,视线落进眼底,像是要把人融化,眼含笑意,“那我的声誉可要靠你维持了。”

苏珈想起来查理大桥上两人的对话。

但是!

这是他的相机,她还能做什么。

无奈笑了一声,眼眸像初春的湖水,清澈透底,温声道:“知道了。”然后用胳膊轻推了一下他的身体,“你去那边站着,抬头别动。”

靳言起身,走到指定的位置。

苏珈把脑袋钻到相机背后。

极光是随着时间而发生变化的,这种变化不仅是形态,还体现在颜色和强度上,这更为它增添了一丝捉摸不定的神秘感,因为永远也不会知道极光在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此刻,极光仿佛化作一条散发着绿色光芒的鲸鱼,摇摆着巨大的身躯,在基地上空缓慢游动,尾巴拍打着飞溅起巨大的浪花,然后汇入了璀璨的银河。

这头绿鲸正温和地亲吻的前方,面向它的靳言则像是那个钟情于大海的少年。

在等待曝光的二十秒里,苏珈看着不远处的靳言老老实实正面向左仰头一动不动,其实可以随意站的,但是如果他直视的话她就没有这二十秒肆无忌惮偷看的时间了。

寒冷的极地风还在无情的肆虐,苏珈仿佛能看到数不清的夜晚,一台相机,一个三脚架,一只手电,一部对讲机和一个翻山越岭寻找极光的身影。

然后在神秘而又潮湿的夜风中,一遍又一遍静静地仰望星空。

曝光结束,苏珈朝靳言招手,然后就低头等着。她想检查一下拍摄的效果。

终于生成。

她猝不及防的回头,看见男人站在身后俯身靠的很近,像是将她禁锢。

有些纳闷,“你站着干嘛?”然后抬起胳膊举了举手里的相机,“看,是不是很漂亮!”

靳言倾身靠近,在如此开阔的场景里,却像是两个人的悄悄话,“嗯,很漂亮!”

苏珈喃喃道:“感觉这里不管怎么拍好像都不会有废片。”看着相机又抬头看看极光,“你有没有拍到过很不满意的?”

“特别不满意的没有,不过有拍的很艰难的。”

“嗯?是什么?”

“之前想去一个没人值守的营地拍摄,还是和一个俄罗斯的队友一起去。”说到这里,靳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因为盲目自信,我们都没有带导航。”

苏珈侧过头,接着他的话,“迷路了?”

他阖了阖眼,浅笑道:“对,因为我扛着设备,那个队友就去前面探路,但是他走的太远,灯光都消失在视线里了。”语气始终平静,“等他再回来,我们的头灯都快没电了,想往回撤又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手电的照射范围也越来越小,后面走了好几个小时才看到站区的信号灯塔。”

“紧张吗当时?”虽然知道他肯定会紧张,但苏珈还是问出了口。

靳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握住了她的手,他好像很喜欢跟自己牵手。

“回宿舍的时候感觉像是劫后重生,但是又有点兴奋,后来才知道那个基地就在我们旁边百十来米的地方,因为灯光照射范围有限,所以一直没有看到。”

苏珈安静听着,然后抬头问道:“这里面有那张照片吗?”

靳言顺着她的手握住相机,在按键上扣住,“这个。”两个人的脑袋几乎凑上,“这个全景照意外有那个基地的灯光。”

苏珈看着照片里的小小残影,上面是延时后拍到的星轨,像是时间在这里刻画出的痕迹。

想到他们从宿舍到这里,如果他一个人再来来回回的折腾几趟去确认构图大概需要不短的时间,“那会不会在外面待很久?”

“会,而且会忘记时间,所以经常等回去才发现又熬夜了。”

苏珈抬起头,对上他漾着笑意的眸子,猛地凑近,盯着他的眼下没有说话,“难怪有黑眼圈啊。” 然后骤然抽离身体。

其实没有的,她还有些嫉妒,怎么同样是熬夜,他的脸上一点熬夜的痕迹都没有。

真不公平!

靳言感觉自己的呼吸中加入了她气息的凝聚,心跳蹿得不能自己,腰杆僵硬,短短几秒思绪来回了数个周期,他的眼眸如墨,一瞬不瞬的看着苏珈,半晌才内心微不可触的低叹一声。

苏珈却神色如常地继续聊天,“时间久了会不会内心毫无波澜?”拿手指了指仍在剧烈变化地光线,“毕竟它就从极光变成了高能粒子和大气层的碰撞。”

靳言笑出了声,仿佛从胸膛深处溢出,“很幸运,极光不是我的研究对象。”

语气悠悠道:“而且头顶着繁星和极光的时候,已经没有心情去追求他们背后的科学涵义了,把时间过多的花在上面只会让人觉得乏味,只有把身心全部交付出去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苏珈听完回答转过头来,眉眼柔和,如同平静的深潭泛起温柔的涟漪,“靳老师一般怎么欣赏?”

接着又低下头环视一圈,“仰着头好累,我们能不能躺下?”

一阵细细簌簌的响动,靳言靠得更近把她后面的帽子褶皱重新梳理整齐,脖子处塞的更紧,以免雪花掉落进去。

距离太近,两人呼吸交缠,透亮的眼神注视过来,像是一阵狂风驱散了阴霾,然后隔着帽子在她脸上磨蹭了两下,他的声音微哑,带了几分勾人的意味,“好了。”

苏珈往常总觉得世间的所有都是瞬间,美丽也残酷的一切总是来如朝雾、亦如闪电,可是此刻头顶的极光像潋滟的火海,如云烟般转瞬就消散,她却并不觉得害怕。

此刻因为这里的人,她享受着一种自然而然产生的和谐关系,她不能说还有比这更炙烈的存在。

看到的每个时刻好像都在瞬间里变得永久。

她想试着相信——爱与自由,不只存在于惊鸿一瞥间。

广袤的冰原暴露在璀璨的繁星和绚丽的极光下,他们躺在雪地上欣赏这份独特的奇幻景象。

远离生长的土地,忍受着与世隔绝的孤独,可当站在广袤的星空下,当极光在眼前起舞,顿时心里所有的情绪都被清空,留下的只有对自然的敬畏和内心的释然。

自然是公平的——创造了人类身处的绝境,也创造了奇观予以慰藉抚平伤痛。

苏珈歪着脑袋,语气柔和,“我没想过自己会在南极躺在雪地上跟一个男人看星星。”

她深深地感受到自然的力量,也第一次发现一个人可以自由得这么纯粹,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继而道:“谢谢你!”

“怎么感觉充满了遗憾呢!”

听到某人阴阳怪气的语气,她没想到一句好好的话他也有曲解的空间,一时没有绷住,笑的胸膛都在起伏。

靳言看到这个样子更气不打一处来,用胳膊撑起身体,捏住她的脸颊问,“苏老师还想跟谁看呢?”

苏珈的恶趣味一下子上来了,添油加醋道:“你剥夺了我跟导游一起观光的机会。”

他仍旧气哄哄的,“愿望还是要实现的,既然这样,那麻烦苏老师补交一下导游费吧。”

苏珈把原本放在肚子上的胳膊彻底垂到地面,一副摆烂的样子,“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看着她的样子,他换了一种语气,像是隐忍,也像是引诱,“那不然让家属来交赎金吧。”

苏珈像被气笑,坐直了身子,转过身面向靳言一字一句道:“靳队,你这是店大欺客!”

他声音低沉,漆黑的眸子幽深看不见底,就这么直直地望着她,“嗯?不行吗?苏老师没有男朋友吗?”

巨型冰山巍峨挺拔,盛开的冰花让人眼花缭乱,广袤的无垠之下,冰与雪在交相辉映,男人肩膀宽厚,熟悉的荷尔蒙气息笼罩过来。

看着这双眼睛,有或没有的字眼她都说不出口。

时间仿佛停滞,靳言循循善诱,“那还有当苏老师男朋友的机会吗?”

她想起来靳言邀请她去克鲁姆洛夫那天晚上试探的语气,好像始终都在等待她的回应。

那,他是不是也可以不在等待的位置了。

靳言没有像之前一样后悔脱口而出,但是内心仍旧对自己非常没有信心,同时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把苏珈吓回那个坚硬的壳子。

他不是有趣的人,生活枯燥乏味,整天泡在科研里,偶尔还游荡在地球的极点。

她还年轻,有她喜欢的工作,有决心和勇气,可以完成任何她想完成的事并坚定的行驶在自己的轨道。

像地心引力般吸引着周围所有的人。

看对面的人没有反应,靳言放下设备,身体前倾,嗓音暗哑,像是克制着欲望的涌动,“你答应嘛!”

作者有话要说:爱与自由——《坦白书》和《不安之书》融合整理出来的文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