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潮汐锁定 > 第29章 南极

第29章 南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进入极夜,考察站里大家的生活节奏明显变慢。

再加上持续的黑暗和频发的恶劣天气,他们的活动范围几乎被局限在宿舍楼和综合楼这两栋建筑里。

悠闲地表面之下是在极端环境下长期生活容易出现的越冬综合症。

除了孤独和寂寞,他们还要忍受长时间黑暗的考验,身体机能会出现紊乱,所以老崔也时刻在位队员们的心理健康状况紧绷神经。

基地连续了一拨又一拨的文体活动。

昨天乒乓球比赛刚刚结束,今天台球赛就又立马上场。

没人想的到老李这个个子瘦小,五十多岁典型的小老头竟然是个练家子。

开球前老李拿着杆子绕场一圈,白球重重一放,利落开杆,周围的人配合的欢呼“诶呦,这个球好!”

清脆的撞击声在绿色的板面上不断产生。

靳言换了个位置,手掌弓起当作支撑,红球顺利进洞。

再次调整位置,却因为力道没控制好杆子歪着泄了力,白球没有击打到指定的位置。

到了最后关键的一球靳言擦球而过,老李站直身子得意地向他叫嚣:“俺在单位拿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靳言收了杆竖起来站到旁边,勾着唇角淡然道:“不愧是老李!”

不过令苏珈没想到的是,得奖之后老李直接闯到靳言的办公室,刚好她那天在打印拍摄的照片,门“咚”地一声打开。

老李走进来,“威胁”道:“你在这儿给俺加个鲜艳的颜色。”

看着靳言老老实实的按照要求修改的样子,她猜到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禁不住低头偷偷笑起来,没想到这些科研专业人士私下都是这个样子的。

她想象中怎么也是对着电脑上一大串数据纠结来去,没想到是逼迫修改奖状。

那边的声音还在传来,“反正都是给俺准备的。”像是看到了站在角落的苏珈,还提高了声音冲着她的位置吆喝道:“你说是吧小苏。”

苏珈猝不及防就卷入了一场“战争”,抬起头看着站在对面还在争执的两个人,视线从那双桃花眼扫过,想起男人的小心眼。

但是又想起老崔最近数次要求他们不要反锁房门,还带头不关门睡觉,他总不能肆无忌惮再进自己的房间,于是大着胆子应和着老李的话,“对嘛,给您的奖状肯定按您说的来。”

老李听到有人站在自己这边,底气更足了,“你看小苏也这么觉得。”

靳言看着女人一脸不怕事情闹大的看热闹表情无奈的笑了笑,又老老实实钻回电脑后面听从身旁人的逼迫再次修改。

——

虽然暴风雪肆虐,但是靳言的工作并不能停止。

寒风呼啸着穿过拉斯曼丘陵的每一个角落,风力变强,人走在室外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推搡前进,身体似乎随时都会离开地面。

“欸!要不要试试?” 叶初捣了捣旁边许奕阳的胳膊,眼睛微眯挑眉提议。

许奕阳仍旧弓着身子,只给了她一个眼神。

“来嘛!来嘛!”叶初仍旧一脸兴奋。

看他没有反应,叶初玩儿心大起,不死心的去找靳言,“导,要不要试试反重力表演。”

这大概是独属于南极的危险馈赠。

如果胆子够大,背对着风口,可以持续的倾斜身体,稳稳地躺在风上,像是迈克尔·杰克逊经典的反重力表演一样。

不出意外,靳言婉拒了她的申请,“你自己玩儿吧。”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

叶初也是人来疯。

昨天晚上最高的风速达到了38m/s,相当于13级台风的风力,她躺在宿舍床上,房顶传来巨大声响,经久不息,甚至都不敢闭上眼睛睡觉。

现在稍微好一点,但是眼看没人搭理她,她也就歇了菜,老老实实往前走。

直到它们终于翻过一座陡峭的雪坡,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球体,这是由多块儿特殊钢板拼接形成的球体,外形像极了一个超大号足球,里面放的是山中站的卫星通信设备。

而他们的工作就是来清理一下穹顶上的积雪,以免对天线接收卫星信号造成干扰。

“来,接住。”缆绳从球顶延伸到地面,两个人一人把住一端。

接着吃力地左右摇晃,“先往左。”

“碰到了。”球顶的积雪开始哗啦啦地掉落。

“再用点劲儿。”靳言扯住绳子使劲儿绷直。

清理完毕,他们准备返回站区,“快看!”叶初拍了拍许奕阳的肩膀,惊讶的说道。

“升起来了!?”靳言也愣住了,感叹里带着一丝疑问。

前方的天空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还没等他们说上两句,一瞬之间万丈光芒从天边喷薄而出,一团刺眼的火焰缓缓地从地平线冒了出来。

“嗯!”叶初激动但坚定的回答,“太漂亮了!”

——

不过多久,太阳终于回归,然而风暴继续,在短暂好转的天气中,苏珈他们再次返回帝企鹅的聚居地。

立果开着雪地车,后面拖着长长的堆满了设备的长板,在寒风中兴奋的呼喊:“小企鹅们,我来了!”

因为暴风雪,地面相比平常更不平整,车子也在剧烈的抖动,车后甩出一块块雪粒。

到了目的地,没想到却出现了他们始料未及的事情。

团队下了车站在雪面上。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立果皱着眼睛指向东南方向对着他们问。“我好像能听到很大的声音。”

苏珈停下来站在原地静静的听了两秒,“走吧,去看看。”

宋泊简照样扛着相机跟在他们后面录制花絮,立果快步走着,嘴里念念有词,“就是从那边山脊传过来的。”

“我靠!”

“我的妈呀!”难以置信的声音此起彼伏。

等到他们走进终于看见一条南北纵向的沟渠里零星分布三三两两的企鹅。

香芹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南极腹地的风像刀锋一样从脸刮蹭而过,眼前有些惨烈的景象让她不免有些担忧和难以明说的感受,说出的话只有,“他们是怎么掉进去的?”

太阳把企鹅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模糊掉细节,肥大的身躯显得更加笨重。

下面的地面被踩出明显的颜色区别,雪面已经泥泞发黄甚至结块。

看着底部的景色,张思源平静的说:“掉下去的时间应该不短了。”

坑里是带着雏鸟的帝企鹅,可是无论他们感受如何,也都必须捕捉到眼前展现的每一幕,如实记录发生这里的一切。

香芹支好三脚架放在一个缓坡处,弯着腰从镜头里看向它们。

当镜头聚焦,一些刚刚出生的帝企鹅身体已经被泥泞的雪覆盖,僵硬的躺在有些发黄的的地面上。

宋泊简也在镜头后面记录着他们见到这一切的每一个反应。

立果眨着早已结满冰晶变得僵硬的睫毛,“我知道这就是自然,但是让人看得很难受。”扭过头去看着沟渠里的进展,抬起胳膊从眼睛上擦了一下。

一个刚刚爬上去一段距离的帝企鹅因为路面太过湿滑一下子又跌落到开始的地方,苏珈被太阳刺得眯起眼睛,“我们得观察他们一段时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坏天气又要来了。

“我们得上去。”苏珈拎着相机迈开步子往上走,“走吧。”

他们不得不回到顶部,下面的企鹅还在尝试着小步挪动着有些肥大的身躯。

但他们必须打包东西回去了。

“欸!爬上去了!爬上去了!”张思源兴奋的声音传来,大家顺着他的胳膊看过去,一只脚上有雏鸟的成年帝企鹅正在想办法站起来。

立果不可思议的惊呼,“它在用它的嘴。”

帝企鹅的两个翅膀绷直用力撑着下面的身体,脖子也因为用力完成近乎完整的曲线,翅膀一点点用力,他们的心也因为它的举动挂在半空不上不下。

“天呐,要是另外50只帝企鹅也能这么做就好了。”

他们往包里收好带过来的相机和三脚架,视线仍然牵挂着坑底的场景。

“希望明天能放晴,我们能再回来。”

香芹扭过头来,脸上已经被冰晶覆盖,直视着镜头补充说:“但愿!”

苏珈最后再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上了车,往考察站的方向驶去。

等到他们回去往常热闹的宿舍楼此刻空无一人,打开微信问叶初才知道集装箱里存放的蔬菜大面积腐烂掉了,他们正在紧急抢救。

早上照例在站区巡视的时候,一个冷藏集装箱被发现出现电路故障,等老崔打开箱门准备检查的时候刺鼻的酸臭味瞬间把他逼退了出去。

借着手电的光,他看了眼里面的情况,愣在当场,声音呆滞的说:“完了。”

地板上腐烂的汁水甚至在低温下结成了一层黄绿色的冰。

稳定好情绪,它打开喇叭,叫来站里的人,大家戴上口罩赶紧开始抢救。

放下设备,他们也加入进去。

“这里还有半箱是好的。”大家接力把还可以抢救的蔬菜就这样一个个抬了出去。

看到苏珈他们过来,管理员把怀里的半箱白菜交给他们,“小苏,你们把这里还能吃的剔一下。”

苏珈张开手接过去,找了个仓库的空地,一群人蹲下来。

“这也是有点太小了。”宋泊简手里举着刚刚挑出来的还没坏透的菜放在眼前,原本脸盆大小的白菜现在只剩最里面手掌大小的菜心勉强还能吃了。

“这多好,吃的都是精华。”立果一如既往发挥他的乐观主义精神。

等到收拾结束,苏珈发现好像没有看到靳言,刚好许奕阳从她面前走过,她快步走上前,“你看到靳言去哪了吗?我想找他拿个工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