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潮汐锁定 > 第6章 布拉格

第6章 布拉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珈照常坐在吧台给自己调酒。

她今天要做的事情是去黄金巷,苏珈在那些城市里最后选中布拉格的一个原因就是卡夫卡,而黄金巷是卡夫卡曾经生活过2年的地方。

这次苏珈要尝试一个自己没做过的,她要做一杯自由古巴,因为一句话

“诗与象征性自古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一如海盗和朗姆酒。”

桌子上摆好了一会儿要用到的材料:

白朗姆酒、可乐、青柠汁。

在超市买酒的时候苏珈特意选的白朗姆,黑朗姆有点齁,她不太喜欢甜的东西。

把冰块倒进柯林杯里,搅拌到杯壁起霜,再把所有材料一股脑倒进杯子里,苏珈没买吧勺,直接拿筷子开始搅拌均匀

一边搅动,一边把杯子拿到视线正前方看了几眼开口碎碎念道:“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口感啊。”

“算了,自己喝不嫌弃。”

搅拌的差不多了最后拿起青柠角放在杯口装饰。

她刚拿起来想透着阳光欣赏一下玻璃杯液体漂亮的光泽,手机突然发出声音。

是枝楠的消息

【我好了,我亲爱的苏导,哪天有空,要不要吃饭呀,我请客】

苏珈想了想最近的安排,今天要出门,明天虽然不确定但保险起见还是得空出来,万一真的要和他去呢。

于是拿起手机回复

【周三怎么样,你方便吗?】

枝楠虽然在捷克读研但是不在布拉格,苏珈怕她时间冲突

【方便方便,晚上6点怎么样?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

【明天我把餐厅位置发你】

【还有,我不回去,我晚上要和你睡】

【好】不知道为什么,苏珈觉得她可能又失恋了。

看来又要收留醉鬼了。

——

【老弟,你什么回来啊】

【去考察之前还回家吗】

靳言提交完报告回来看到靳安发来的消息直觉没什么好事。

靳安是靳言的姐姐,大他5岁,数学博士毕业,现在在学校教书,除了数学以外,每天的爱好就是鼓捣生活和鼓捣他。

热爱生活的程度就是在实验室放了一台咖啡机,整个实验室的人每天早上都能得到一杯她亲手做的手磨咖啡,好在味道还不错。

除此以外,有一次傍晚给自己发消息,点开一看是在实验楼天台拉小提琴,靳言习惯了。

不结婚不生小孩儿,在外面学完就吃,吃完就练,练完就玩儿,每天在外面潇洒,留他一个人在家里顶住压力,时不时还喜欢在手机上骚扰自己一下。

两个人时常都处于冤种姐弟的状态,靳言都31了,打开微信全都是他们斗嘴的记录。

所以现在他直觉没什么好事不足为奇。

【关心的话就不用说了,说吧,有什么事】靳言丝毫不客气地直接回复。

【你发张照片给我】

靳言点开相册发了张风景照过去

【你又没吃药?让你发张真人照片】

靳言特意搜索了一张白胡子花花的道士照片过去

【发张,真人照片!】靳安在屏幕对面被气的一口干了一杯咖啡

‘算了,小时候打架打了几次脑袋,说不定他脑干缺失还有我的原因呢。’

不生气不生气。

靳安一边回复一边还不忘安抚自己。

【老爸老妈说了要给你介绍对象用】

【怎么,用个这照片,你要出家啊】

【你在外面潇洒就算了还不忘给我安排相亲,靳安你可真够闲的】

【怎么说话呢,没礼貌】

【我不用相亲】靳言懒得跟她白扯,直接拒绝

【你还不用呢!你看你男孩子家家的,30多了还单身像什么话】

【真是白张一张脸】

【你不也是】

【要相你相,我不相,你年纪大】

【你这张嘴能找到女朋友就怪了】

【你跟我说可没用,你是不知道爸妈在家被催了多少次】

【再说了我可不一样,心里没男人不等于我身边没男人】

靳言不是很想搭理他的鬼扯,接着手机又弹出新的信息。

【行了,等着母亲大人的传唤吧,爆炸球】

他们在家里一直都提过这个问题,靳安很早就表达过不结婚不生小孩儿的想法,爸妈也同意,说希望她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如果她一个人的生活真的足够精彩,那不结婚才是明智的选择。

至于小孩儿,她想一直这样也可以,如果有一天真的觉得自己做好准备并且真的有能力去当好一个妈妈,与其把一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不如去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去试管也好去领养也好,全看她的选择。

而且她常年在外面,天高皇帝远,经济独立,每次在饭桌上又能把催婚的亲戚和其他人怼的哑口无言,另一方面也确实过了女性婚育市场上最高性价比的年龄阶段,算是熬过去了,也没有外人再敢提。

但是靳言可不一样,虽然人不古板,但是规规矩矩念了20多年的学,不是泡在实验室就是在实地考察,没谈过恋爱,又是性价比最高的年龄。

父母顶不住那些人撮合的热情,偶尔也要把他推出去应付应付。

靳言看着最后的称呼,气的手机一扣又拿出来讲座资料开始翻看。

翻了几页又打开手机,没有消息,苏珈的聊天记录还停在昨天两个人确认位置。

骨干的长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在桌面,眉目清朗盯着屏幕,银框眼睛架在鼻梁,镜面反射冷光,手指拿着轻点了几下又开始整理电车相关的内容。

——

第二天一早苏珈起床吃完早饭,回房间的时候双手叉腰在门口看了一眼。

明天枝楠要来的话她得收拾一下房子。

这个房间进门左手是一张横放的岛台,右手是卫生间,一张双人软床放在房间西侧,床尾摆了张棕色的长凳和一张柔软的浅棕地毯,床头是一个极具欧式古典风味的台灯,另外边是一个典雅的木柜,床的对面就是一整个巨大的窗户,旁边的一角可以推开门是阳台,对应的室内放了张矮一点的长方形桌子。

苏珈把地毯拖到床侧,又把桌子搬过来放到沙发旁边,拿起沙发上的被子扔回床上,把瓶瓶罐罐的酒都放到桌子上。

搬了半天打扫打扫卫生一上午过去了,她准备出门吃饭之后去公园晒太阳。

走到楼下看了眼手机,聊天记录还停留在那天,没有新的消息。

‘无所谓,我还有自己的规划。’放进口袋就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门。

下午2点30分,口袋传来震动。

【苏老师忙吗】

【现在在哪里】

苏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回复了句【在公园】,然后发送了一个定位过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地方。

苏珈盯着屏幕,感觉不太对。

这么说好像在等他一样。

随即又解释道【靳老师还记得之前的旅行清单吗】

【在公园晒太阳也是清单之一,刚好今天天气好】

得到回复,靳言赶忙接上

【不好意思,会议临时增加了一个环节,还有一点点工作要处理】

苏珈看到轻笑了一声【没关系,靳老师忙,打工人总是身不由己】

【听我说完】靳言垂头哑笑,遮掩了一下自己眼底的柔光,嘴角的笑意径自蔓延开来。

【还有一点点收尾,可能会迟到十几分钟】

【麻烦苏老师等我一会可以吗】

【好】

对面的三个人互相怼了怼胳膊,互相使眼色,看到电脑前的靳言修长的手指搭在淡青色的瓷杯盖上,嘴唇扬起微小的弧度,渐渐荡漾开来,眉宇满含笑意。

“我们导这是干嘛了?”

“中彩票了?”叶初埋着脸配合表情略带夸张的说

等关掉手机,抬起眼皮,面若冰雕,目光丝毫看不出情绪,三个人赶忙坐直身子,敛起表情,但还是忍不住交头接耳。

眼神瞟了瞟又继续张嘴

“这也不像啊,谁家种彩票了笑成这样!”

想到一个可能,叶初恍然大悟一般睁圆了眼睛看着他俩猜测

“该不会谈恋爱了吧!”

一激动,椅子在地上磨出了声音

靳言眼神扫过来,她绷直了嘴唇,再直了直身子,眼神看着屏幕也不敢乱瞟,她还以为导是什么斯文败类的类型呢,搞半天是奶狗啊。

还是不值钱的那种。

这哪还是那个冷面教授啊。

被这个答案震惊到,坐在旁边正在喝水的林浩轩也是一口气没上来,堵在嗓子眼儿,急出一串咳嗽,又不好太放任,憋得脸都发红了。

这下子三个人也老实了,规规矩矩地坐好,不敢再乱动。

——

苏珈放下手机继续抬头晒着太阳,秋天布拉格的阳光很好,瓦蓝的晴空,偶尔有几缕浮云飘过,地上清爽明镜,让人心胸无限惬意。

闭上眼,感觉阳光像是有穿透力一样透过皮肤,微风起了变化,触到肌肤表面,带来一丝说不清的朦胧抚慰。

她感觉过去的一段时间,接连下了好久的雨,于是炎症变成了慢性病,湿漉漉的找不到药。

而现在阳光仿佛外敷药正在吸收她的炎症。

等到靳言跟着定位走过来就看到不远处的长椅上坐了一个女人。

宽松的牛仔裤下踩了双帆布鞋,白色薄毛衣外面随意套了件黑色夹克,鼻梁上挂着一副墨镜,唇角微抿,五官柔和到毫无瑕疵,阳光映射之下那头微卷的长发如瀑般垂在身后,双手插兜,右腿不安分的翘在左腿上,微微仰头面向着太阳。

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前几次的嬉笑逗乐。

每次看到苏珈,靳言都能体会到一种绝对精神的生命力,在这个场景里尤为强烈。

不是积极昂扬的旺盛,而是能直面各种极端和负面情况,并将这种矛盾性封存在内的能力。

温驯和警惕交织,相比水面的平静,靳言更喜欢她湖水底下的暗流,像一口永不干涸的井,但却莫名的让人心安和想亲近。

忽然眼前陷入一片阴影,苏珈仰起头摘掉墨镜,有一瞬间的愣神。

拿起手机看了看

“靳老师提前结束了?”

“对。”他站在面前凝望着她,某些情愫在眼中翻滚,又在她也看过来的前一瞬骤然收回了眼神,恢复平静,只是温柔的直视着她

“现在时间刚好,苏老师想不想去追落日?”

苏珈起身,眉眼弯弯,看着他低垂着头站在她面前,漆黑的碎发遮在额前,一瞬不瞬凝着她的眼神专注又从容不迫。

午后的阳光在他背后弥散开来,身影修长,面容柔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黯然失色,她心中怦然一动,酥酥的。

说了句“好。”又别开目光,不再直视。

作者有话要说:索要照片和爆炸球源于真实例子

阳光仿佛外敷药——西尔维娅·普拉斯

绝对精神的生命力——《爱欲之死》

诗与象征性自古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一如海盗和朗姆酒——《海边的卡夫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