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读

繁体版 简体版
美乐读 > 潮汐锁定 > 第1章 布拉格

第1章 布拉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天的布拉格天气说变就变。

苏珈从超市推门而出,一层薄薄的毛衣完全抵御不住潮湿的冷意,只能紧了紧怀里抱着的袋子。

秋风带着些湿意,撩起女人松软的棕色卷发,她只好腾出一只手把吹乱的头发拂到耳后,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皮肤细润如温玉,鼻尖微翘,粉黛未施唇瓣此时倒也饱满红润。

抬头看了看天,不见一点太阳,苏珈裹紧衣服猛吸了一口冷气,认命般的抬脚往民宿的方向走去。

苏珈预定了连住的民宿。

不改变住址,去周围的超市买东西,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旅行习惯。

因为这样会让她觉得:我不是异乡客,只是未眠人。

就像一个一直生活在这里的人。

走到半路,暴雨倾盆而下,根本拦不住的样子。

苏珈到一个咖啡馆的屋檐下寻了块空地,悠闲地站在下面躲雨,抬抬胳膊换了个姿势继续靠着,怀里的东西也随着动作叮叮咣咣的响,里面装满了好几瓶大小不一的酒和量杯之类的调酒工具,都是刚刚在超市的战利品。

21天的旅行想着培养个好习惯,过去一周苏珈已经做到早睡早起了,但是酒蒙子的人设可不能倒。

她打了个哈欠,眼里染上几分倦意。

有点困了,好想坐下。

眼睛望向对面笼盖在薄雾里的彩色屋顶和古老钟楼,带着凉意的风又把发丝吹的散乱。

忽然想起出门之前选好了晚上要看的电影,原本计划着买了东西回来到楼下打包一份猪肘回去就着,然后洗澡睡觉……

现在看来,可能不行了。

苏珈从袋子里翻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夹在指尖,点燃,浅浅咬着烟蒂吸了一口,然后姿态随意的松开来。

苏珈没什么烟瘾,往常十天半个月也抽不了一根,但此时此刻,有点烦躁。

雨没有半点变小的意思,越来越多的人从广场跑过来站在屋檐下避雨,苏珈扭头看了一眼,把烟灭掉,顺顺头发,想着干脆在这里把晚饭给解决掉算了,于是抬步往店里走去。

木制桌上摆着闪亮亮的咖啡器具,窗玻璃在雨中显得雾气蒙蒙,因为暴雨的缘故,店里也坐满了人,只剩一个年轻男人独自坐在窗边对着电脑不知道做些什么。

苏珈的视线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向几米之外的那个男人。

光线昏暗迷离,靳言侧着身子拿着笔在屏幕上写字,穿着灰色西装,衬衫领口微敞,更显得肩背挺拔。

苏珈视线慢慢上移,沿着手臂慢慢移向他的脸。

鼻梁高挺,白皙的脖颈处凸起的喉结明显,下颌线干净利落,额前黑发细碎蓬松,和剪裁得体的西装配在一起,毛茸茸的矜贵感。

矛盾又和谐。

只是男人眉间微微拧紧。

苏珈边走边想,但愿不是太烦心的事,不知道能不能拼个桌啊。

走进了苏珈才闻到他身上几缕若有若无的香气,有点像青绿通透的松针和新鲜清苦的榛果一起被碾碎,仿佛充满氧气的清晨森林,不热烈也不疏离,带着点轻微的苦涩。

看长相应该是个东亚人,苏珈猜他是个中国人,但还是用英文试探着开口。

“你好”

男人还在低头看着电脑,听见声音,抬起眼眸望向苏珈。

“请问我能在这儿躲个雨吗”。

声线软糯却不显得粘腻,有种沁人心脾的清透

男人脸庞上困惑之色渐渐消失不见,变得似水一般平静,丝毫看不出内心的波澜,漆黑剑眉,眼眸深邃,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颜色不深,但和那双不带温度的桃花眼放在一起,性感得让人无法忽视。

他薄唇轻启,用中文字正腔圆的回复,同时把桌面上的东西往怀里收了收,给苏珈让出了位置。

苏珈说了句谢谢顺势坐下,看着菜单随手点了一份传统捷克餐食。

这才抬头跟对面的男人开口:“旅游还要临时加班吗?”

男人看着她,“我是在这里工作,你呢?”

“我来旅游,项目开始前请了年假。”

“这里很漂亮,之后的项目时间很久?”

“嗯,要一年多,你在这里工作做的是什么?”

“学术打工人”

“啊~难怪有一种严肃的气场,原来是老师”

说完这句,男人浅笑了一下,打着领结的服务员把新鲜出炉的焗肉片端上来,他也顺势继续看起电脑。

苏珈拿起刀叉,目光紧紧盯着。

浓稠的酱汁扒在肉片上,嚼一下粉嫩开花,每一片里都嵌着汁水。

或许真的太饿了,到最后连馒头蘸酱都吃的津津有味,并没有注意到对面男人微微含笑的目光。

不过一会儿,所有食物都被清扫一空,结完账转头弯眼一笑。

温声道“谢谢你分半张工作的桌子给我。”

苏珈看到窗外广场中央有一个吹泡泡的男人,彩色的泡泡在教堂和各色古老建筑前被投射出光芒,又在孩子们的追逐嬉闹下破碎消失。

她对靳言客气地道了个别,抱着袋子转身出了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雨过天晴,蓝天皓邈,金色的夕阳洒满错落的红房顶。

靳言把批注好的论文文档发回给学生,叮嘱好修改的建议和限定的时间后关上电脑,招手点了一份同样的套餐。

他侧过头,透过模糊的窗户玻璃,望向走在广场上那抹纤细的身影。

鬓边发丝柔软,随风拂过脸颊,她双手占满,也无暇理会被吹散的头发,驼色的毛衣松散,显得身形更加单薄。

直到服务员端上咖啡,靳言才收回一眨不眨看向窗外的眼睛,淡声道了句谢。

苏珈预定的民宿在老城广场背后的巷子里,房子是阁楼式的套房,每次回房间就像寻宝,坐完电梯还要再穿过楼梯,在房间里能听到天文钟整点的钟声,从窗户往外看就是老城建筑,视野开阔,采光很好,天气好的时候她很喜欢坐在阳台看石板路上的行人,晚上也能晒月亮。

刚进到屋子里倒上半杯水,手机就弹出了妈妈的视频请求。

苏珈微怔了一下

今天心情不错,不是很想被扫兴。

拿起手机等待几秒随后按下拒绝,打开聊天框输入

“在公司加班”

“有什么事吗?”

然后发送。

不和父母在一座城市生活的好处显而易见。

苏珈无端想起下午遇到的那个清冷男人。

以后应该也不会再见到了。

毕竟人与人相识,共事,彼此相爱,好不容易建立起深厚情谊,转眼又各奔东西,这种事情稍纵即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珈趴在围栏上伸直胳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眯了下眼。

随后又轻啧了一声“不过确实挺帅的。”

转身回到吧台坐下,拿起手机除了妈妈的消息微信还有另外的动静,是大学舍友发来的信息。不同于苏珈主攻导演,枝楠是摄影毕业,工作几年以后又回到学校,现在在捷克读研,时不时会接一些拍摄的兼职,忙起来比她这个工作的人还要夸张。

枝楠:“SOS!”

“宝贝,后天,也就是9月17号你还在布拉格吗?白天有没有什么安排?”

苏珈旅游向来不做什么明确的规划,时间充裕,也可以空出来一天。

于是回复:“什么事?”

枝楠:“是一个会议摄影的兼职,只需要在现场拍几张照片,后期整理图片我来,大概从8:30-14:00。学校临时有事,同学也都和我一样,做不了了,刚好你在布拉格旅游,所以来问问你【可怜】报价2000。”

苏珈:“可以,我能去。”

枝楠:“爱你,宝贝,谢谢你于百忙之中挽救我未来工作的声誉,我把助理的微信给你,刚好也是中国人,负责的是访学团队的一个学生。”

枝楠:“大恩不言谢,麻烦您大导演屈尊拍摄了,之后请你吃饭。”

苏珈看到回复笑了出来:“不用谢,我会不客气的。”

果然,没一会儿助理就通过了微信申请,简短的介绍一下之后对方说

“没问题,苏老师,详细的资料我明天发给您对接。”

“时间也不早了,您先好好休息。”

原来还是有体贴的会议组织方的,正合苏珈的意。

沟通结束,水也喝完了,苏珈才返回找到母亲的聊天框点进去看到苏母发来的消息

【也没什么事,就是很久没见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太晚了,就也不跟你聊了。】

【你上班也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不要老熬夜,吃点有营养的,光靠维生素是不行的,还是得好好吃饭……】

这些话已经翻来覆去说很多遍了。

苏珈的母亲在投行工作,父亲是律师,因为工作认识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后来因为都很忙谁也不愿让步,所以在她10岁的时候申请了离婚,也索性彼此都没有为对方牺牲太多,所以分开的也很体面,没有争执和冲突,甚至最后搬家的时候苏父还帮苏母把行李搬上了车然后目送离开。

就好像一场蓄谋已久的离别。

之后不久又各自组建了家庭。苏珈的生活也开始周期性的在两个家庭里轮转。

只是苏母有个毛病,每次苏珈有点感冒鼻塞的小毛病,她都要找出一个原因,比如她没好好穿衣服,她的被子太薄了,就连生理期痛经严重,也会说谁让你吃凉的……

慢慢地苏珈就会觉得痛经是她自己的错,所以有时候生病也不再敢说了,怕被责备。

苏父也一样。

任何的对话都能让快乐消失,让烦恼加倍。

偶尔也会有激烈的争吵,往往也说不上两句,最后总会回到:

“我这样还不是为了你。”

“这就是你跟父母说话的态度?”

“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

“你这样以后结婚了怎么办?”

……

通常都是以苏珈的沉默收场。

她曾试图唤醒父母对她的尊重,但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的用她的错误指责她、否定她、好满足她们的掌控欲,同时也让她明白和父母的争夺过程中唯一有用的方式就是逃离。

苏珈和父母的关系谈不上不好,关系的双方既没有恨到能唇枪舌剑句句戳心的话往外蹦,也没爱到无话不谈把他们当作最坚强的后盾,夹在中间无限内耗。

只是当生活里充斥了这样的细节总归有点让人窒息的不舒服,所以自然而然也没什么话聊,发生任何事也都想着自己解决,从不依靠他们,也不想有什么情感上的牵挂。

迄今为止苏珈摸索出来最好的相处模式就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避免极端情况下说不上两句话就会发生争执。

她没想过改善,只盼着长大后能保持距离,然后,健康的活着。

好在现在实现了。

【好的,我知道的】

【新的项目下来了,最近公司都比较忙,你注意身体】苏珈输入完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又套了一件外套,推开窗户回到阳台。

作者有话要说:文章参考的内容有的标注在简介页面,有的标注在章节结尾,还有一些是偶尔看到的时候收藏起来的,找不到出处。

民宿房子来源网友分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